夏斌说

2020-06-16 18:45

他认为,中国经济的调整方向,应当将以出口投资为主转变为发展内需,特别是扩大消费的模式。“尽管提高消费是‘慢功夫’,学术界对居民消费的高与低也有争论,但客观讲,中国调整的结果肯定是三驾马车中的消费比率大幅度提高,否则发展方式不可能转过来。”夏斌说。

在论坛主席夏斌看来,对当前经济形势做出准确判断是稳定市场预期的重要前提,“即便我们的增速降至6.5%甚至6%,在全球各经济体中依然是绝对的高增长。”只要守住就业和金融这两条底线,把问题和困难彻底向市场开诚布公,就算速度下来一些,大家也都能够接受。

世界经济整体下行、自身经济增速又在放缓,中国经济未来之路如何走?在10日开幕的首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观点鲜明:要推动转型和寻找新的动力,关键在于推进改革,而自贸区就是推动改革的重要动力。

吴敬琏表示,“应在稳住大局、保证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条件下,把主要精力放在切实推进改革上,尽快建立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。”为此,一方面要控制和化解现有风险,为推进改革赢得时间;另一方面,要辅之以适当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短期调节。他认为,控制和化解风险涉及妥善处理各级地方政府债务、停止过低或没有回报的无效投资、停止对“僵尸企业”输血、对资不抵债的企业实施破产和重整、停止“刚性兑付”等。

中国经济成败的关键就在于改革,吴敬琏把自贸区视作推动改革的重要动力。他说,“现在自贸区已经有四个,很多地方官员把建立自贸区看成是取得优惠政策的一种制度安排,这和我国所宣布的建立自贸区的目的有差距。”建立自贸区的目的是要适应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大趋势,为我们对外开放打开新局面,在世界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变化中,使我们以开放促改革,促进经济体制和法治建设取得更大进步。